奥一社区
查看: 6753|回复: 0

北大弑母案独家内幕(一):婚外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28 09:17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0001.jpg

在我2017年12月30日,写过一篇分析这起案件的文(建议没读的读一下,有些重复信息我这里就不写了)。

后来有知情人士联系我,提供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内情,希望我能把这些信息都公开,解开人们的困惑:吴谢宇为什么要弑母。

由于此前案子没破,担心干扰办案,加上太忙,所以信息在我这里埋没了半年,未曾告诉他人。现在写出来,以供大家讨论。

此篇是内情一,内情二也会尽快写。


人,危险的绳子


人是一根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的绳索,一根悬在深渊之上的绳索。一种危险的穿越,一种危险的路途,一种危险的回顾,一种危险的站栗和停留。

—— 尼采

对于这句话,可能你们在看完本文后会有更深的体会。

吴谢宇在三年后终于落网了。

许多媒体曾描述过,吴谢宇的姨妈和警方在2016年2月闯入的凶案现场。职工宿舍中的公寓各种门缝、窗缝都被封死,一位中学老师的尸体用塑料布层层包裹,还放入了活性炭吸臭。房间里安装了监控,并连接电脑,能用手机远程监控现场情况。

而把人们引至这个现场的,是吴谢宇自己发给舅舅的一条短消息。

这案子留给大家的问题:
1、他和母亲的关系究竟如何?
2、弑母是否有导火线?
3、他在弑母以及给舅舅发消息的之间这半年做了什么?
4、他这三年去哪儿了?

相信问题4,很快会有答案。
警方把30张身份证一查,会知道他这些年去过哪儿。
目前看到的采访是,吴两年多来都在重庆生活,在2月离职前,在一家夜店当男模陪酒,500元坐一次台。

但对于1和2,我相信他不会那么轻易说实话,甚至他未必能把自己的想法阐述清晰。和白银案高承勇一样,内心的痛苦埋得越深、且智力越高的人,越不愿意暴露自己内心。他很可能会随意找个肤浅的理由,比如口角、现实的矛盾等等去搪塞警方和记者,以回避人们对他内心的窥探。

我这两篇会应知情人士的要求,揭开关于吴谢宇家庭矛盾、作案前后的活动行踪等等此前从未被任何媒体报道的内幕,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犯罪心理。

这些内容是真实的,请相信我的判断。我得到了非常具体的信息。只是出于对线人和当事人的隐私的保护,会省略一些细节。有些人会说,发生在吴父母之间的事,外人是怎么知道的呢?一部分是当事人在生前对他人的自述。



重病和出轨


上世纪80年代末,吴谢宇的母亲谢天琴(以下称为谢老师)作为全家唯一的大学生,从师范学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福州分局南平铁路子弟中学,做初中历史老师。她在南平遇见了自己的丈夫(以下称为吴父)。

1994年10月7日,吴谢宇出生于福建南平。

1996年,福州分局南平铁路子弟中学被撤销,所有老师被分流到福州,于是吴谢宇也随母亲的工作调动到福州生活。

吴父进了福州一家大型国企工作,去世前任中层领导。

吴谢宇家安在福州火车站附近的属于福州铁路中学职工宿舍,也就是后来命案发生地。

吴父在福州的马尾上班,路途有点远,那时也没自己的车,所以只是周末才回家。后来吴父所在的单位也在马尾给他分了一套房子。

根据当地人描述,吴父身材高大,性格开朗。而谢老师与之相反,身材瘦小,性格内向。

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,我总结谢老师的性格为:要强、清高、保守、忠贞、刻板、道德洁癖、原则性极强。(请阅读上一篇,以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)

这些词其实是中性或者褒义词,代表了这个时代难能可贵的美德。但对于家人来说,和这样的性格相处,或许并不轻松。

不仅如此,谢老师还有严重的洁癖。她每次从外面回家,进了家门,要先脱掉外面的衣物拿去洗。她的洁癖一度重到无法让外人去她家。有客人去了,她要在客人走后把接触过的东西全都换洗一遍。所以去她家的客人很少。

吴谢宇和父亲感情很好,同样爱好运动,特别是篮球,相处如同朋友一般。

但由于居住和学习的原因,吴谢宇童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和母亲两个人在一起生活。


2006.9-2009.6初中阶段

吴谢宇以极为优异的成绩从铁路小学毕业,本可以就读福州最好的初中:福州一中。

但铁路中学校方希望吴谢宇升到铁路中学念初中,不要去一中。尽管铁路中学在当时的福州连三类校都算不上,谢天琴还是答应了。一方面出色的儿子让她在同事和领导面前很有面子;另一方面她也希望与儿子多相伴。

也因为这个原因,吴谢宇直到初中毕业,大部分时间都和母亲在一起,就连上学也是在她的眼皮下。

吴谢宇在初中依然是学霸,中考时靠进了福州一中,一人为校争光。谢老师很自豪,校长也对她十分尊敬。

而吴父呢,工作日几乎都是独居在单位附近,周末才回家。可能在这期间,他和晓芳(化名)产生感情,发生婚外情。

(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,我刻意省略、替换一些可能泄露身份的细节)

2007年7-8月
在吴谢宇初二暑假的周末,他去马尾的家中找父亲,无意中撞见了这次婚外情。

当时晓芳带了女儿来到马尾家中找吴父谈事,吴谢宇和晓芳的女儿一同在家外面玩。

吴父和晓芳当时恋情正热,无所顾忌,在客厅开始调情。

不一会儿晓芳的丈夫来了。如果那天晓芳的丈夫进去找妻子,婚外情当时就暴露了。

但不知情的他直接在门口把女儿接走。

吴谢宇没有玩伴后,一个人回到家中。当他推门进去时,却看到晓芳正坐在自己父亲的大腿上缠绵。

他愣了一下,没有说什么,只是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吴父公司专业的工程书,关上门,去外面读书了。

虽然吴谢宇当时外在没有任何表现,但他之后的性格发生了一些变化,变得更为沉默,安静,不太爱和人讲话,只是一个人看书。而且他再也不去马尾的家。

吴父对此感到很后悔。

2008年
本来长期患有乙肝的吴父,被查出癌症。

吴父住进医院后,有一天晓芳买了榨汁机去医院看他,当场给他榨汁喝。谢老师刚好赶到,撞见了。

吴父出院时,有洁癖的谢老师,要把他所有在医院里用过的个人物品全部扔掉,不允许带回家,包括那台榨汁机。

吴父不愿意。他问妻子,他也是医院出来的,为什么不把他的人也扔了。

最终,其他东西随谢老师的愿全扔了,只有那台榨汁机在吴父的坚持下带回家。回家后,两人大吵一架,婚外情彻底曝光。

谢老师因为丈夫的背叛,洁癖越发严重。她经常和丈夫吵架,说他很脏。但同时,她又在意面子,不想让外人知道,只是关起门来,憋着小声吵。

青春期的吴谢宇一直都耳闻目睹,生活在极度压抑的环境中,在内心埋下一颗自毁的种子。

这样的争吵并不为外人所知。在媒体的采访中,有老邻居回忆说:“夫妻俩关系特别好。”她经常看到谢老师和先生在校园里散步,也从未见过夫妻俩吵架。

而实际情况是,患病的吴父无法继续和妻子在一起生活。他独自回到了老家,靠吃中药调养身体。而谢老师也因为对婚外情的介意,没有关心重病的丈夫。

后来吴父因为中药效果不佳,又做了一次手术,但手术后很快就不行了。


2009.9-2012.6高中阶段

2009年12月
吴父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在回光返照时,打了一个电话给晓芳。随后很快去世。

与之对应的是高中同学回忆:

有一次吴谢宇在宿舍接到电话,独自跑到阳台嚎啕大哭。大约在那个时间段,他的父亲因肝癌去世。

——搜狐新闻《何以“弑母”:北大嫌犯消失半年间的隐秘细节》

2010年1月15日
吴父的葬礼在老家举行,他工作的单位拉了一车同事到老家送他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吴父的大学同学在20周年同班会上,为母子俩筹集了1.8万元慰问金,想交给母子,但被谢老师婉拒。这笔钱此后一直存在银行里。之后的6年间,大家曾三次试图把钱交给她,均未成功。

我以前认为她这么做,几乎有些不近人情。但结合婚外情看,这种拒绝不仅仅是要强和清高,也有对亡夫的恨意,不想收下因他而得到的怜悯,以及金钱。

讽刺的是,几年后,吴谢宇在弑母后,又联系了那位叔叔,以留学的名义把这笔钱要走了。

读大学前的吴谢宇,在周围的人的评价中,高智商、安静、自律、上进、目标明确。虽然话不多,但热爱运动,和同学们人缘好,是阳光少年。这所有的特质,似乎都无法和几年后弑母的行径联系起来。

2012.9-2015.9大学期间

吴谢宇考入了梦寐以求的北大经济学院。他在北大依然是学霸。虽然不再像高中同学和老师,把“天才“,”完美“这样的词汇用在他身上,但同学依然对他充满褒扬,称其为“大神”。

他依然和中学一样自律,健身,每天11点准时上床,极为上进。但在表面的相似下,那颗种子正在悄悄发芽,却无人发现。

吴谢宇变得与人更为疏远。他在大学期间的私人时间和生活已不可知。在高中,他有若干个知心朋友能分享心情,只不过藏起了最隐秘的内心;但在大学里,他似乎只有熟悉的室友,没有人能真正了解他的想法。他是孤独的。

2013年6月
他在虾米上添加了四张专辑,都是黑暗的重金属音乐。

0002.jpg

2013年暑假
他告诉孟川,觉得大学很压抑,没有能够说话的朋友,想自杀。经过开导,他说好多了。孟川能体会到他的痛苦,“感觉他不是特别想说到,但是没办法说才出来的。”

其实他的心理已经开始恶化,或许还有抑郁症症状,但由于他和身边人疏远,没有人发现。

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官网显示,大一学年,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三好学生荣誉称号;大二学年,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廖凯原奖学金。

2014年9月13日
吴谢宇在北外参加了GRE考试,获得了高分:Verbal(词汇)165分,Quantitative(数学)170分,作文(Analytical Writing)4.5分。

在那时,他看起来依然是一个循规蹈矩、上进、优秀的青年,正计划着出国留学。正如他对孟川说的那样,会去美国找他。

但2015年春节过后,他似乎对自己的人生做了完全不同的决定。



【没药花园】分析


洁癖是一种过度追求完美的强迫症。除此以外,吴母其他的种种原则性,其实也是一种不同形式的完美主义。所以,她的生活一定是紧绷的,时刻防御着外界的堕落、肮脏和丑陋。

吴谢宇无论在家还是去学校,都是单独和母亲一起,他作为一个孩子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但注意,我无论上一篇还是这篇,从没说过吴母对他“强势”、“控制”这种词,因为这对吴谢宇根本不需要,他的表现是超出她的标准的。

根据见过两人的人说,他和母亲的容貌,“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”。他必然也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母亲的影响。

儿童在受到足够的社会规则驯化前,都是基于本能而逐欲的。有什么欲望,便希望能立刻满足。但吴谢宇几乎没有经历过儿童期的自私、淘气、顽皮,而转眼到了青春期,依然没有经历一点点的叛逆。

在母亲对他的巨大的影响下,他其实自身也表现出和母亲相似的完美主义,具体表现在他对自己的身材,对时间,对规则,对成绩……的态度。

不同的是,吴谢宇的智商比吴母高很多。这样的人内心更为敏感、敏锐,他从世界上捕捉到的信息量更大。他对这次家庭危机,所接收到的信息,处理到的信息也更多。

高压下培养的追求过度“完美和洁净”的性格,加上智力,才出现了吴谢宇这样的“危险”人格

这个危险,我想用一个英文单词precarious。虽然尼采的引言被翻译成英文时,用了dangerous,但我认为precarious更能体现那根绳索的状态。

因为这个危险,不是指会对他人造成危险,而是他自己随时可能摔下来、自毁的那种危险,更多的是一种不确定性。

为什么有那么多神童,到了青年和中年都会突然出现精神问题、或者完全废掉?(我搜集过很多例子。)他们可能从小被塑造成“危险人格”。

这种人格像一把很高但不稳的梯子,是经不起风险事件的冲撞的。

而每个人的人生中,谁不会经历几次冲撞呢?

吴谢宇的家庭遭遇正是和这个“危险”人格冲撞的结果。

想到了朋友的比喻“茶杯中的风暴”。虽然对于这世界来说,这不过是千万家庭都可能经历过的小事,但对于每一个家庭的内部成员来说,却是惊天骇浪。谁也不知道,他们以后的人生道路将如何被改写。

是的,谢老师的性格变了。

根据媒体,周围人是这么解读的:“吴XX患癌症去世,这对谢天琴打击很大,她变得沉默而易怒。谢天琴家楼上住户有小孩,有时候,稍微有点吵闹,谢天琴会冲上楼去数落几句。”

也或许,外人所不知的是,让她性格变化的根本不是丈夫的病和去世,而是他的背叛。对于这样一个要强、洁癖、爱面子、清高、忠贞的女士,这次出轨无疑是对她的道德观的和自尊的最大的嘲笑。

她的情绪和性格的变化,必然被她朝夕相处的儿子的内心捕捉到。

谢老师有理由恨、发怒,但她的儿子却没有。在青春期发生家庭变故的孩子,大多数都显示出叛逆、抑郁、躁狂等心理疾病。但吴谢宇却表现的异常成熟和冷静。

他从不对人发怒,从不情绪失控,从不和人争执。他是高智版的谢老师。但那些被他从意识层面压抑进潜意识里的痛苦,一直在慢慢发芽。

最压抑的内心不是爱而不得,或恨而不能惩罚对方,而是既不能爱、也不能恨。

每个人的血脉中有一半父亲,一半母亲。特别当孩子还小、自我尚不强大时,目睹父母之间的争执、冲突,相当于自己的内心和身体在撕裂。所以才会有孩子在父母争执时,选择自杀。

14岁的吴谢宇虽然不是幼年,但正因为他捕捉到的信息太多,考虑太多,处理的信息太多,所以更加矛盾。

他因为运动和性格而亲近自己的父亲,童年曾视其为偶像,但吴父的出轨却使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崩塌。

他或许能在某些程度上理解父亲与母亲生活的压抑和出轨,但母亲悬在头顶的烈日让他接纳不了父亲。

他痛心父亲最后孤独死去,但又恨父亲是自己的错误造成这一切。

他同情母亲受到的伤害,但又恨母亲在父亲临死前如此残忍。

他爱他的母亲,但又对她的高度紧张的人生充满怜悯。
……

矛盾和痛苦吞噬他的内心,让他的心理走向抑郁和最终的崩塌。

虽然他在2015年作案可能也会有一些触发事件,但我认为不是根本性的。他的内心是一个缓慢发展的过程。

从2013年的抑郁开始,他其实一直在试图稳住自己的心理,让自己不要从绳子上摔下来。

但最终,他做出了选择,与其如此度过一生,不如从绳子上跳下来。

他此后做的一系列事件:一、杀人,二、骗钱,三、和妓女恋爱,四、放弃北大高材生的前途,去夜店当男模……

显而易见,都是在和他母亲以及他母亲从小塑造的那个“他”对着干。

他变成了一个撒野的儿童,放纵的青春期青少年,尽可能得去打破道德、伦理、规则,要干掉头顶的烈日,找到自己的影子。

他为什么这么做呢?

sad。

我觉得他从心底最深处,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是,他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有了影子以后,终于可以去拥抱他那个不完美的、同样有影子的父亲,那个去世之前都没有得到儿子陪伴和原谅的人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诉举报|Archiver|手机版|标签|排行榜|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-20040112   

GMT+8, 2019-5-26 15:37 , Processed in 0.133625 second(s), Total 9, Slave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