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一社区
查看: 2044|回复: 0

金庸:大理段氏的爱恨情仇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28 09:1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在《天龙八部》中,大理皇族段氏是一个独树一帜的存在。


他们出身中原武林,却跑到云南建立了国家;当了皇族,却又放不下江湖;


他们尚佛不可谓不真诚,皇帝都抢着退休当和尚,却偏偏从前辈到后代都深陷十丈软红。


情根孽缘剪不断,理还乱,以一己之力养活了整个天龙江湖的八卦圈。


金庸武林十五部,最有艳福者除了韦小宝,便是段正淳。


只不过韦小宝坐享齐人之福,段王爷却为情身死,两相比较,还是做做韦小宝的梦更划算。


段王爷出身高贵,武功不赖,上有亲哥整理朝务,他便乐得身骑白马摘星弄月,一天到晚在江湖骗小姑娘。


在原著中,段王爷被点名提过的相好就有六个,更遑论那些一夜风流的露水情缘了,以至于听到“无恶不作”叶二娘的前尘情史,他心里还要自省,“我所识女子着实不少,难道有她在内?怎么半点也记不起来?”


段王爷撩妹不事善后,满江湖留种,弄得段誉有情人皆成兄妹,苦不堪言。然而吃瓜群众却很难讨厌他,为什么?


这渣男着实有点意思。


甘宝宝说:


宁愿你是个耕田打猎的汉子,要不然是偷鸡摸狗的小贼也好,都愿意跟你过一辈子。段王爷马上说,我不做王爷了!我做小贼、强盗去,让你一辈子跟着我!这王爷有甚么做头?


——呵,段王爷的嘴,骗人的鬼。


640_wx_fmt=pn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 (1).jpg


秦红棉被点穴,一把年纪了还玩偷亲,又巴巴把脸凑上去挨一巴掌,说什么“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”的混账话,这谁挡得住?


王夫人因为他的抛弃几成变态,半辈子都用来报复世界了,三个情人最后也可以说是因她而死,段王爷仍柔情万种,临死前还在撩,“我怎会恨你?我对你的心意,永如当年送你一朵曼陀花之日。”


金老早有公论,“段正淳虽然秉性风流,用情不专,但当和每一个女子热恋之际,却也是一片至诚,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,将肉割下来给了对方。”


——群众合理怀疑王爷可能是个双鱼座,恋人在不在跟前,完全能翻出两幅精分面孔,爱得死去活来,忘得一干二净。


虽远在北宋年间,但段王爷的绅士之风实为21世纪后世垂范。


尚未确定叶二娘是否与自己有染,段正淳内心便已有了计较,“倘若当真是我累得她如此,纵然在天下英雄之前声名扫地,段某也决不能丝毫亏待了她!”


康敏蛇蝎之心尽数暴露,段王爷仍怜香惜玉,见不得别人打她:


这么如花如玉的美人儿,亏你下得了手?就算是你的人,你也该低声下气讨她欢心、逗她高兴才是啊。


无怪乎几大美人从小姑娘熬成阿姨,宁当单身妈妈也不愿忘了他——实在忘不了!


只可惜原配刀白凤气也要气死了,听他说什么“这些女子个个是我心肝宝贝”,“我爱她们和爱你一样真诚!”的鬼话,反手就送了一顶绿帽子。


欲知详情,且看后文。


作为四大恶人之首,段延庆不可谓不冤。


他原本是大理国先帝嫡脉,名正言顺的一国储君,可惜运气不好。奸臣作乱,他被逼流亡,历经艰险突围,不成想皇位已被堂弟坐了。


原本一个兼通文武,英俊潇洒的一等人物,成了个腿不能走、口不能言,容貌尽毁的废人。


废人来到天龙寺,想请大师主持公道,却是天要绝他——大师闭关下线了。


露浓夜重,菩提霜滑,人不像人兽不似兽的段延庆遇到了白玉观音。观音藕似的玉臂环上他,浑不嫌弃这流脓覆蛆的残破身体,竟以肉身布施。


这太过荒唐、太过令人震惊。


他已成了泥里的一条脏狗,那么、那么必只有最圣洁的观音大士才不会介怀了!


“观音菩萨是来点化我,叫我不可灰心气馁。我不是凡夫俗子,我是真命天子。否则的话,那怎么会?”


——段延庆的人生,从此被拯救。


一直到许多年后,延庆太子才知道,那夜的观音布施远非他想得那样圣迹昭昭,不过是一个伤心的高傲女人对一个风流男人所展开的一场报复罢了。


他是这复仇戏码中最精彩的一环,只因为彼时的他,够丑陋、够污秽、够卑贱。


这个高傲而又伤心女人是刀白凤,她所报复的男人,自然就是段正淳了,谁叫他花心不专情?


这男人的皇兄抢了他的王座,这男人的妻子拯救了他的后半生。


段延庆半生汲汲营营图谋复位,最终却通过让对手“喜当爹”的方式得偿所愿,金庸真是惯会捉弄人的。


成为“恶贯满盈”的段延庆也曾对月长叹,“我不能再为善了。”这是十分让人动容的一个细节。


作恶绝善,是对高贵的最大惩罚,路西法堕天,阿纳金投敌,段延庆作恶,无不如是。


蔡澜说《天龙八部》写邪恶,是以慈悲之心写的。


金庸给段延庆最大的慈悲,是勘破。兜兜转转,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是他的亲儿子,绿了仇人,续了皇脉,俗世之人觉得解气。


而段延庆如何想?


他想的是,原来我有一个孩子。


这个孩子的意义不在于可以完成他未竟的帝王业,而在于,老天没有抛弃我。


毕竟,当延庆太子在人生的粪坑里搏斗之时,复仇也罢,皇位也罢,都只不过是如当年月夜的菩提树下般,为了证明“我没有被放弃” 罢了。


美国作家约翰·奥哈拉说:“生存之怒是高贵的驱动力。段延庆的生存之怒即在于此。”


如果段誉可以上知乎,有一个问题他当仁不让,定可以获得高赞,“喜欢的姑娘是失散多年的亲妹妹是一种什么体验?”


——都怪“亲爹”太坑。


木婉清与他生死与共,钟灵与他心意相通。两人一个痴情纯粹,一个灵动天真,俱是佳偶良缘,结果拜段正淳所赐,都成了好妹妹。


正当众人为他的段段孽情捏一把汗时,却是峰回路转——他爹从儒雅的大理王爷,变成了恶人之首段延庆?!


虽说这爹认得不情不愿,但好在和王姑娘也算是名正言顺了。


吃瓜群众为他松了一口气,金庸却又来了个急转直下——他突然发现,自己的真爱竟不是王语嫣,而是……琅嬛玉洞中的那尊大型手办——神仙姐姐。


令人唏嘘。


新修版中,段誉娶了木婉清与钟灵,回到大理继承皇位;一心钟情表哥的王语嫣,也回到了疯疯癫癫的慕容复身边。


这个结局好是不好?众说纷纭。


金庸笔下的爱情有千般面目,天底下男女的贪嗔痴醉与癫狂,都鲜明深刻。


周芷若的“倘若我问心有愧”,赵敏的“我偏要勉强”都堪称神来之笔,龙过二人的碧落黄泉、郭靖黄蓉的的生死与共也皆令读者动容。


唯独段誉与王语嫣这一对,一个爱得糊涂,一个将就寡意,凑作一起,成了天底下最俗套的女神与备胎。


段誉问:“你……你不嫁你表哥吗?”


王语嫣如何答?


“我不想嫁表哥了。因为……因为……你待我太好。”


看似圆满,其实充满了一个少女的遗憾与世俗。


说到底,王姑娘与他的神仙姐姐除了皮囊之外,又有何相像呢?既知段誉所爱为何,她便有了贪与执——她要寻找秘方,以容貌永驻来禁锢这段替身之爱。


琅嬛福地中,妒意高炽的王语嫣打碎了那尊玉像,而段誉的心魔也就此破解,“我把她当做了山洞中的‘神仙姊姊’,竟令我昏昏沉沉、糊里糊涂……


并不是语嫣有什么魔力迷住了我,全是我自己心生‘心魔’,迷住了自己。”


金庸用新修版告诉我们,这不是什么金童玉女,而不过是尘世中又两个爱而不得的凡胎罢了。


陈世骧和夏济安先生为《天龙八部》总结了八个字:


有情皆孽,无人不冤。


前后五卷,说的都是“求而不得”的苦与“命运弄人”的荒诞。塞上牛羊空许约,王图霸业一场空,正所谓,“解不了,名缰系嗔贪。却试问,几时把痴心断?”


然而金庸对大理段氏仍是手下留情了。他给了他们三种结局,却是对三种“我执”的突围。


段正淳风流一生,最大遗憾在于不能众爱兼顾,到头来,本想均沾的多情成了无情,反倒辜负了每个人。


他随五个情人殉情而死,虽然凄婉,却也算是求仁得仁。


段延庆则是书里最尝尽“造化弄人”、最具悲剧气质的角色之一,几乎可视作萧峰的镜像——只是萧峰名为悲壮,他之名则为荒诞。


段延庆因命运而废,因废而堕,因惰而恶,作恶半生,最后却又以一种非常荒唐巧合的方式得偿所愿,可以说是入渊升天皆由无常,翻来覆去难逃造化。


他最终勘破后遁入空门,是最纯净的结局,却脱胎于这最痛苦的人生。


作为三大主角之一的段誉,他的境遇与选择恐怕是对现实最有指导意义的。


他破解了心魔,放下了执念,迎娶喜欢的姑娘,坐上不情愿的王座,清醒、无奈却也尽责地度过了作为帝王的一生。


或许在高高堆积的奏折山中,他仍会想起那遥远的中原,想起那曾义结金兰的三个畅快的年轻人罢。


日月运行,毫无休息,生命流转,似异实同。金庸给大理段氏的这三种结局,求仁得仁是喜剧,难遇;皈依净空是禅剧,难求。


而人生哪止一个贪嗔痴,镜花水月又岂止一场?


唯破一个执念、行一段坎坷才是人生的现实剧。


人生实苦,前路漫漫,无论男女,终归要学会清醒长行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诉举报|Archiver|手机版|标签|排行榜|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-20040112   

GMT+8, 2019-6-25 16:04 , Processed in 0.127671 second(s), Total 9, Slave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