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一社区
查看: 6078|回复: 0

婚姻都有缝,最怕“有心人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6-18 15:1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是一个只可能发生在北京的婚姻故事,是一个女性朋友讲给我听的。不过,听完后,我觉得具备普遍借鉴意义,所以分享给大家。
1
陆瑶今年27岁,有一对一岁半的龙凤胎。她身高162公分,长相中等,但打扮入时。她父亲早逝,母亲在国企上班,家境尚可。

2010年,陆瑶考上北京一所二本院校时,母亲在北京郊区给她买了一套单身公寓。不久,她用自己的压岁钱,买了一辆价值2万元的二手车。2011年初,北京全面实行摇号分配小汽车牌照制度,有车一族的陆瑶很让人羡慕。

大一下学期,陆瑶恋爱了。男友张冼是北京人,独生子,比她大5岁,在银行工作。他除了父母名下的两套房,自己还供着一套房。

张冼名下没有车,想买车却没摇到号。恋爱一年后,陆瑶的车报废,张冼买了一辆车,登记在陆瑶名下。

双方老人见面后,商定等陆瑶毕业后就结婚。两人各有一套房,张冼父母还有两套房,陆瑶偶尔会炫耀:“在北京,咱可是有4套房的人。”

2014年,陆瑶大学毕业并找到工作后,向张冼提出结婚。孰料,就在去民政局前两天,张冼突然说,他还没有做好准备,不想领结婚证。

哭过、闹过也求过,张冼就是不答应。2015年春节,两人分手了。


持续4年的爱情,就这样结束了,陆瑶一度很崩溃。为了早点忘掉张冼,她主动跟曾喜欢自己的男人上床,也曾在微信上约P……

2016年,朋友跟陆瑶聊起车牌的事,她这才想起自己的车牌还在张冼那里。“租出去吧,一年至少能挣1万2!”朋友说,很多人摇了好几年都没有摇上号,就私下里租赁车牌。陆瑶还得知,车牌可以转让给别人,价格在8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。

当时,陆瑶想把一直出租的房子收回来装修,然后将已退休的母亲接到北京来生活。她没有什么积蓄,又不想跟母亲伸手,就想转让自己的车牌。

一次性转让车牌号价格不菲,但必须跟买主结婚——根据规定,只有夫妻间才能转让车牌,只能先结婚,等办完转让手续后再离婚。

陆瑶没想太多,不就结婚、离婚吗?又不是来真的。而且,把车牌后拿回来后,她就彻底跟张冼断了联系,也好。通过中介牵线,陆瑶跟“未婚夫”见面了。对方叫曹金林,33岁,北京人,海归,名下有一家传媒公司。

第一眼见到曹金林时,陆瑶不由得怦然心动——对方又高又帅!陆瑶的车牌号含6、8两个吉利数字,双方商定16万元成交。曹金林交了2万元定金,并跟妻子办了离婚手续。

曹金林的妻子是其高中同学,婚后一直做全职太太,两人有一个女儿。夫妻俩没有自己名下的车,想通过假结婚的形式,弄一个北京车牌。

当曹金林提出领证时,陆瑶突然害怕了——为了16万元钱,成为有婚史的人,值吗?她告诉曹金林自己的真实想法后,他说:“那就再等等。”

“再等等”过程中,两人见了两次面。

一次是曹金林和朋友聚会,突然问她参不参加?“我一哥们挺好的,海归,条件不错。等你跟我‘离婚’了,可以跟他发展发展!”


见面后,陆瑶发现曹金林的哥们五大三粗,眼神猥琐,顿感扫兴。

还有一次,是陆瑶跟张冼要回车牌时,不想独自面对前任,心想反正车牌会归曹金林,就叫上了他。


得知张冼有新女友了,她不甘示弱,指着曹金林说:“这是我未婚夫。”他没有纠正。
2
“婚姻到最后,都会成为亲情,你要庆幸没嫁给那个人!”在得知陆瑶和张冼的纠葛后,曹金林这样劝慰她。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陆瑶不禁浮想联翩……

“我觉得,要么是他不爱老婆了,要么是他老婆腻烦他了。不然,谁会为一个车牌号离婚呢?”陆瑶跟闺蜜吐槽,闺蜜趁机撺掇,假如对他有意思,不妨趁机上位。

陆瑶大笑起来:“对啊,假如我跟他办了登记,虽然在情理上我是第三者,但在法律上我是名正言顺的老婆,而他老婆则是前妻,怕她个毛线啊!”

陆瑶故意打听,得知曹金林准备入手的新车是奔驰S系,价值100多万;他除了在市区有房子外,在顺义还有一套联排别墅,她突然觉得:闺蜜的建议,值得一试。

2016年4月,陆瑶和曹金林去民政局领证。她很忐忑,让闺蜜陪着她去。登记流程结束后,闺蜜不知道什么时候偷跑出去了,当陆瑶和曹金林走出办事大厅时,闺蜜抱着一大束玫瑰跑过来,还笑着喊曹金林“姐夫”。

曹金林请陆瑶和闺蜜吃饭,席间,闺蜜借故先走,陆瑶喝了酒,说起她和张冼的事,说着说着号啕大哭。他安慰她,打车送她回家,她让他进去喝杯茶。

进房后,陆瑶凑过去吻他,而他竟然没拒绝……

事后,他道歉,她说没关系,反正我们受法律保护:“你不要有负担,我把感情和性分得很清楚。”

男女一旦有了肌肤之亲,关系就说不清楚了。

几天后,曹金林买了新车,陆瑶陪他去做车牌转让手续。看到新车的瞬间,她忍不嚷道:“哎呀呀!你要是我的真老公多好!”


曹金林笑了:“难道我是假的?”

这个男人,越来越摸不透,也越来越让陆瑶放不下。

原本说好的16万元,曹金林却执意要多给她1万元。陆瑶明白他有补偿那事的意思,但她坚决不要,让他开车带她兜风,今后有需要的时候,接送她一下。他答应了。

无论如何,车牌转让了,钱也收了,剩下的就是离婚,但陆瑶想拖着,不离。

到了约定的离婚时间,陆瑶却要去三亚旅游。去机场时,她让曹金林送,他没有拒绝。


她问他:“你老婆不管你吗?”他说妻子前不久流产,一直带着孩子住在娘家。她心里想,他老婆流产的时机,真不错啊!

从三亚回北京的航班很晚,她又让曹金林接。回去的路上,他提到“离婚”,陆瑶说自己爱上他了,咋办?见他不说话,她又说:“我不会缠着你,但你可不可以偶尔陪陪我?”


言下之意,婚可以离,但两人还要继续做“朋友”。曹金林没有拒绝。

那天晚上,他去她家过的夜。

前三次在一起,都是陆瑶主动,第四次是曹金林主动。他说很想她,亲热时,她问他:“要不别离婚了,好吗?”他沉默不语,她就说:“听你的,因为我爱你。”

男人的思维很奇怪,当女人想控制他时,他会反应激烈;但她表现得百依百顺时,他反而愿意被对方牵着鼻子走。所以,每当曹金林提离婚,陆瑶都说爱他,想和他共度余生,不过还是愿意离婚。他就说,那再等等吧。

“再等等”的过程中,曹金林的“前妻”发现异样,找他大闹,给陆瑶发信息质问、咒骂,她不动声色,也不回应。在对方没发现前,陆瑶一直担心;当对方真闹开了,她反而不害怕了。


不过,曹金林的“前妻”只是发发信息骚扰,却从来没有提出要跟陆瑶见面。

那段时间,曹金林的公司遇到麻烦,焦头烂额,陆瑶给了他有力的安慰和陪伴。


如果说之前的付出和示好,是因为看上他的条件不错,那么此时,她真的爱上他了。

“你的房子、公司都可以归你老婆,我只要你和我们的车。”陆瑶说,她爱的不是他的财产,而是他这个人。曹金林感情的天平,开始朝她这边倾斜了。

2017年3月,陆瑶怀孕了,医生说是双胞胎。她这边跟曹金林说要离婚,那边让闺蜜将她怀孕的消息透露给他。即便闺蜜佯装告密,但傻瓜也知道这是陆瑶的手段。

吊诡的是,曹金林偏偏愿意接招。他答应暂不离婚,让陆瑶先去流产再说。陆瑶说,她一个人能养活两个孩子,等孩子生下来,上了户口,她就跟他办理离婚手续……


她故意不听他的,乍一看是无理取闹,但稍一分析,她好像特别有主见,而且真的很爱他。

结果,在陆瑶怀孕待产过程中,曹金林决心改弦更张,跟陆瑶一起生活。

2017年7月,曹金林和陆瑶举行小型婚礼,宴请双方亲朋。至于他是如何安抚前妻并说服她退出的?陆瑶没有过问,也懒得去问,重要的是,她心想事成了!

2018年初,陆瑶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曹金林喜不自禁,他父母也高兴坏了。孩子一岁后,陆瑶将孩子托付给母亲和保姆照看,自己去丈夫的公司,掌管人力资源部门。

公司员工没见过曹金林的前妻,还以为陆瑶就是原配。

熟悉陆瑶的人,觉得她太有心机了,她说:“我只是钻了别人婚姻的空子,并非成心搞破坏。”陆瑶说,即便没有车牌为媒,相爱的人终将走到一起,而不爱的人总会分道扬镳。
3
一个车牌就能摧毁一个家庭、成就一桩婚外情?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。

首先,很多人看重眼前利益,认识不到婚约重要性,更不懂得人心易变。

可能大家第一次听说为了一个车牌而离婚、结婚的,但为了买房而去办理离婚的夫妻,就太常见了。为什么要“假”离婚呢?当然是利益驱动。

很多人内心里不重视婚姻,只要利益够大,就可以践踏结婚证的尊严。

然而,人心易变。我国历来讲究“名正言顺”,有证无证,给人的心理感受是不一样的。

有结婚证,一方另有所爱,叫出轨,会受到道德谴责;没有结婚证叫“劈腿”。遭遇劈腿,当事人可能气得要死,旁边人不过笑笑而已。

其次,任何一桩婚姻都会有隙可乘,与其说陆瑶太有心机,不如说曹金林的原配太愚蠢。

在法律上,没有假离婚的概念,只要领了离婚证,就是真的离婚了。曹金林跟原配离婚后,就是单身汉,原配对他没有任何干涉权。

此时,他跟陆瑶是合法夫妻,过夫妻生活名正言顺,他的前妻哪怕气不过,告到法院也没用。

作为一个被男友劈腿伤害过的女生,陆瑶对男人的劣根性是清楚的。既然她不再对男人的忠诚抱有希望,那她就会看重男人的事业、性格以及外型等条件。很显然,曹金林是她的最佳目标。

事实上,任何一对夫妻,哪怕感情再深,都会产生问题,诸如激情消失了、缺乏新鲜感、婆媳有矛盾或其他问题,都可能让人对婚姻产生些许失望。

对于原本就缺乏忠诚度的男人而言,如果有机会体验别的女性风情,真的很难拒绝。免费的牛奶,管他是否可口,先尝一口再说嘛!

陆瑶就是利用“任何婚姻都有缝隙”、“大部分男人想占便宜”这两点,步步为营,才将曹金林搞定的。

这不是陆瑶太聪明,而是曹金林的前妻太大意,明知道老公又帅又有钱,还敢放任他去跟一个年轻姑娘“结婚”,这不是傻,而是相当傻啊!

第三,不要小看一纸婚书,会改变博弈双方的利益平衡。

假如陆瑶没有跟曹金林结婚,她是否可以搞定他呢?答案是,能约P,也能晋级为小三,但嫁给他的机会,非常渺茫。

曹金林跟原配离婚非常容易,那是因为,在他们内心里,这只是一个形式,等车牌到手就会复婚,所以双方无需博弈和纠缠。

如果是遭遇婚外情想离婚,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因为,原配未必愿意离婚,而曹金林也未必狠得下心来。再说,陆瑶的条件也不值得他做出这么大牺牲。

但是,陆瑶跟曹金林领证了,是合法夫妻,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道德上,曹金林的前妻都是小三,而陆瑶是正室,占据了主动权。

曹金林即使对前妻有诸多不忍,也已经离婚了。只要陆瑶不肯离婚,他就要费一番手脚。搞得不好,他心心念念的那块车牌,还要被对方收回去。

说得难听点,已经离异并早就腻烦的前妻,在他心中甚至不如一块车牌!

在合法前提下,陆瑶将曹金林睡服,再给予一些妥协,如暂时允许他跟前妻来往,允许他帮扶前妻,等等。对他来说,既能保持跟陆瑶的夫妻关系,又能跟前妻有暧昧,两全其美。

陆瑶作为后来者,无法在短期内让曹金林做“二选一”的选择题。她只能步步为营,一点一点地让他内心的砝码偏向自己……

或许有人会觉得,陆瑶这样小三上位,得到一个花心男人,又有什么意思呢?这就属于她个人的价值取舍了。作为外人,我们没有必要替她值不值。

不过,这个故事却警醒我们:好好维护自己的婚姻,不要见利忘义,让人有机可乘;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千万不要高估自己掌控局面的能力。有时,你可能真的不是“有心人”的对手,一不小心,就会着了别人的道呢!
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诉举报|Archiver|手机版|标签|排行榜|广东南都全媒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粤B2-20040112   

GMT+8, 2019-7-20 19:48 , Processed in 0.124678 second(s), Total 8, Slave 7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